海棠兔赏析网

纯种狗在人类审美下的真实面目:一场畸形秀!

02-26

大约在1.5万年以前,东亚狼开始跟随人类的步伐,每当人类捕捉到猎物在户外饱餐后,东亚狼就会啃食剩下的骨头肉渣。长此以往,人类将狼驯化成了狗,狗也会帮助人类狩猎,彼此之间结成了默契的同盟关系。

从科学角度来说,狗有78条染色体,远超人类的46条染色体,这意味着狗狗之间的配对,能够培育出品种更丰富的后代,但古人尚不知这种遗传规律,狗狗们也仅被用作看门护院。直到19世纪60年代,两件事彻底改变了狗狗们的命运。

孟德尔

一是孟德尔公开发表了豌豆杂交实验,揭露了基因的遗传分离规律,人类开始自主筛选并培育出想要的农作物;二是英国的中产以上阶级从殖民地获取了大量财富,富人们开始养狗娱乐,狗狗就像现在的豪车一样,成为了一种炫耀资本。

这两件看似毫不相干的事,却产生了可怕的科学反应。

富人开始把狗当成孟德尔实验中的豌豆,通过交配实验选出纯合子,也就是纯种狗。

假设一只腊肠狗的长条形身体由显性基因A控制,那么AA代表纯种。Aa的外形虽然也一样,但它却不属于纯种狗,如果它和另一只Aa交配,会出现性状分离,四分之一的概率产生aa型体态正常的腊肠狗,而纯种的AA跟Aa交配则不会出现性状分离。

富人们为了“定制”符合自己审美标准的狗,将这些狗的性状进行提纯,用纯种狗和纯种狗进行交配,经过几代的交配,放大狗狗的某一特征,例如大耳朵,大长腿,大长脸等等。越是纯种的狗价格就越高,也就只有位高权重的人才配拥有。一时间,拥有纯种狗成为了社会地位的象征。

在这股风气之下,许多犬舍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,直接将狗狗和它的后代进行交配,因为两只纯种狗生下的必定是纯种,再让这个后代和父母交配,生下的必定也是纯种狗,完全不需要再去检测,这可以为犬舍节约大量成本。

但这种近亲交配,使纯种狗患遗传病的概率超过了70%。

狗的基因中已经发现了将近600种遗传病,即便是一条健康的狗自身都会携带许多隐性疾病基因,近亲交配会使这些隐性基因组合在一起,让后代疾病缠身。

1880年,未经人工干预的八哥犬原型,脸上很少有褶子,面部也比较突出。

八哥犬

人类为了培育出符合自己审美的狗狗,对八哥犬进行了“提纯”,现在的八哥犬和100多年前相比,外貌有了明显的变化。脸上的褶子变多,面部变得扁平,鼻子几乎都要陷进去了。

虽然这种可爱的样貌符合人类审美,但对八哥犬来说简直就是灾难。

与其它狗相比,八哥犬的呼吸道显得非常窄小,这使得几乎每条八哥犬都存在呼吸问题,它们的生命就是在努力维持自己的呼吸。当鼻子无法呼吸时,八哥犬会选择用嘴进行呼吸,呼吸声听起来非常急促和沉重,睡觉时的打鼾声比人都大,生活质量极差。

只有通过手术切除呼吸道多余的组织,才可以让八哥犬正常呼吸。

除了呼吸问题,八哥犬松弛的皮肤在面部形成多道褶子,非常容易滋生细菌患皮肤病,还会散发恶臭;眼窝过浅,受到外力挤压眼球容易突出;鼻子过短会影响喘气散热,即便是20℃的春季八哥犬都有可能中暑。

查理士王小猎犬

这种犬在17世纪受到英国国王查理王一世的偏爱,它的名字也由此而来。到了1928年,娱乐生活匮乏的英国人,成立了查理士王小猎犬俱乐部,犬舍开始大量近亲繁殖纯种的查理士王小猎犬,这导致现在所有的查理士王小猎犬,有30%都会患上一种可怕的遗传病——脊髓空洞症。

这种病简单来说就是,脑骨太小了,无法装下脑组织,脑组织长期受到压迫使脑神经受损。

你轻轻抚摸它的头部就能让它痛不欲生,发病时更像是万箭穿心的痛。

唯一的办法就是切除部分脑骨,减轻对脑神经的压迫。

但手术风险极高,70%的狗都无法活过1个月。

拳师犬

这只正在抽搐的拳师犬名叫乔治,它的血统纯正也参加过各类大赛,配种生下的幼崽也是价值不菲。

但很可惜,它因为基因太纯正了,不幸患上癫痫病,每天需要服用18颗药丸。

牛头梗

百年前的牛头梗和现在的牛头梗进行对比,发现它们似乎换了个“头”。

牛头梗头骨的变化

人类定向培育多代牛头梗,在其中参入了大麦町,猎梗,波音达犬的基因,头骨的变化也反映出当时富人们对于这种头型的喜爱。

纯种的牛头梗有很大概率患上一种转圈强迫症,一发病就原地转圈追着自己的尾巴咬,流血也不停止;白色牛头梗中也会有20%患有听觉障碍,一只耳朵或两只耳朵失去听力;更可怕的是极少数牛头梗患有一种突发性狂暴症,这种遗传病类似于间歇性精神病,平时没有异常,一发病就会变得非常凶悍,攻击人和其它动物,过一会又恢复正常,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。

这些疾病都是基因缺陷造成的,越纯的狗,发病概率越高。

德国牧羊犬,髋关节发育不全症;大麦町,膀胱结石;罗德西亚脊背犬,类皮窦;法国斗牛犬,全身都是遗传病等等。

纯种犬的遗传病数不胜数,现在所有种类的狗,85%都是近150年才出现的,人类为了自己的审美或是追逐利益,对犬类进行近亲繁殖和基因改造,导致狗狗患上如此多的遗传病。

在人类看来纯种狗是一种炫耀资本,但对狗来说却是无尽的折磨。

比利时牧羊犬

纯种藏獒